找回密碼
 註冊
查看: 617|回復: 1
收起左側

[轉載](恐怖鬼故事)女同學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-4-2016 20:44:3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程一在洛陽讀了四年大學,畢業后托門路走關系分配到北京昌平某醫院,后又經過几次展轉,最終調到北京儿童醫院某科工作。轉眼十年過去,因他本人性格內向,不善與人溝通,自然其間也極少和昔日的大學同學通聯絡。

  忽然有一天,程一接到儿童醫院門房電話說:“程大夫,你的大學同學來找你。”

  程一心中一愣問:“我的大學同學?叫什麼名字?”

  門房說:“她說你出來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程一小跑著來到門房,看到一個年輕女子,黑色薄紗上衣,黑色長裙,黑色皮涼鞋,露出白晰的腳,沒穿襪子。彎眉大眼,一臉的憂愁之色。程一一眼認出是自己的大學同學趙梅。又驚又喜。驚的是一別十年,趙梅依然年輕漂亮。喜的是他做夢都沒想到還能見到自己大學時代的夢中情人。

  在洛陽念大學時,程一就對趙梅一見鐘情,也曾多次向趙梅表示過自己對她的愛慕之情。但趙梅總是以各種理由婉言謝絕。畢業后,程一還曾多次去信聯系,但僅收到過趙梅一封回信說:我已結婚,生活很幸福,也祝你早日找到心上人。程一這才徹底對趙梅死了心。

  今天趙梅前來,程一非常高興。趙梅則相當平靜地說:“我找你來,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。我的女儿小橙今年六歲,一年前患了奇怪的病,渾身奇庠,不敢撓,一撓皮膚便破裂流血,緊接著就會發燒,高燒一連數日不退。我們跑遍了省里市里的大醫院,又到上海、南京去看過,均無法根治。沒有辦法才來找你,北京儿童醫院是全國知名的權威醫院,如果這里再治不好,我就死了這條心了。”

  程一注意到趙梅手中拉的小女孩子,精神萎靡不振,面色蠟黃,脖項上有血斑,伸手在她的額頭上一摸,熱得湯手,看來病情相當嚴重。

  程一當下表示:“我一定盡力。”

  程一帶著趙梅母女,直接去找儿童醫院的皮膚病權威專家。專家看罷眉頭緊鎖說:“這種症狀我做五十多年儿科大夫和三十多年皮膚病研究,還真的沒有遇到過。你們先住院,我們詳細觀察,並盡快成立一個研究小組進行聯合治療。”

  程一跑前跑后,為趙梅女儿小橙安排病房。隨后在程一的多立聯系下,專家大夫開始展開對小橙的中西醫聯合治療。

  兩周后,小橙的病情便得到控制。又經過十几天的攻固治療,小橙基本上擺脫了怪異病魔的控制,很快就能恢復正常了。其間,程一經常常看望這對母女,還總是買些蘋果、梨等小橙愛吃的水果送到病床前。

  趙梅對程一非常感謝,几次在程一面前落淚,說如果上天給一個機會她一定要好好報答程一。

  這天,程一正在值班,一身黑衣的趙梅急匆匆進來說:“程一,我非常感謝你對我們母女的幫助。今生無緣,只求來生好好相報了。”

  程一說:“小梅你別對我客氣,今生與你無緣在一起,能有機會幫助你我也知足了!”

  趙梅說:“真的很對不起你,我有事情必需馬上離開,你打這個電話去告訴我的家人,家里會很快來人接小橙回家的。說完,趙梅就匆忙走了。”

  程一覺得奇怪,即既是她家人的電話,她自己為何不打呢?

  程一遲疑著撥通電話,是一個老人接的,問:“你找誰。”

  程一說:“我是趙梅的同學,請問你是誰?”

  對方說:“我是趙梅的母親。”

  程一說:“趙梅帶孩子在北京儿童醫院看病,孩子的病馬上就要好了,可是趙梅卻突然有急事離開了,她臨行時讓我通知家里,盡快來一個人接小橙回家。”

  對方聽罷,非常吃驚地叫道:“你到底在說什麼啊,我女儿趙梅三年前就死了,我的外孫女小橙一年前患怪病,一個月前突然失蹤不知去向……”

  ……

  這件事事過去不久,程一的妻子郭蕊被查出懷孕了。

  程一大驚喜。原來五年前,程一與昌平女子郭蕊結婚。郭蕊長得很像趙梅,性格也溫柔可愛,兩人感情很好,但惟一的遺憾是結婚多年不能生育。醫生栓查說兩個人可能都有問題,要想懷孕是不大可能的事了。程一夫婦不肯放棄,經過各種治療,中醫西醫都一一試過,民間的許多土辦法也都試了,但郭蕊的肚子始終不見有反應。這成為程一生活中最大的一塊心病。

  十個月后,郭蕊生下一女儿,細眉大眼,紅唇小嘴,看那眉眼神態活脫脫就是程一的女同學趙梅再世。程一把這個秘密深深地埋藏到心底,給女儿取了一個名字——程憶梅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發表於 29-8-2016 22:40:39 | 顯示全部樓層
好可怕..........!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